“绘画技巧只是手段、工具

  更为可贵的是,作为一位老艺术家,夏亮熹在中国人物画创作方面,时刻保持了对于艺术的敬畏心和探索精神,始终保持对于艺术的“新鲜度”,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有新意,跟得上时代的步伐。当然,他的创新没有离开传统。因为他明白,抛弃传统的所谓“创新”,无异于无源之水,无本之木。因此,他的创新是在继承传统、研究传统、深耕传统基础上的创新。他认为,中国画的意象表现,要有自由性、抒情性。可以说,夏亮熹的中国画创新,建立在对素描的批判与再认识的基础之上,是他长期研究比较、思考参悟的结果。这种创新,在他作品中的具体表现,就是把素描因素归纳提升为中国画的笔墨,不同人物的个性、气质均在用笔的抑扬顿挫中完成,下笔不犹豫,浓淡干湿顺势而来,不刻意,不拘泥,自然而然。

  总之,夏亮熹用自己的创作实践和作品,比较好地回答了什么是继承,什么是创新,以及如何继承、如何创新的问题。

  年代中期的“85美术新潮”运动,还是让夏亮熹的中国画创作陷入困惑与迷茫。

  以此标准来观照夏亮熹的人物画创作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他的写意人物画,是民族的,也是当代的,更是个人的。

  1980年,成都画院成立,调任该院专职画师;《辛亥路潮》参加成都画院第一届作品展,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摄编入文献片《辛亥革命》。

  在夏亮熹看来,人作为高级动物,所作所为无非是追求两样东西,精神和物质。物质的东西容易满足,怎样安顿灵魂才是最难的。因此,他认为,“艺术最根本的功能就是安顿灵魂。”一个画家不能没有自己的思考,不能没有自己的思想,每一件作品都是画家个人修为、趣味、情感等等在特定时空环境下的综合表现,是画家个人精神世界的外化,绝对不能生搬硬套。别人提炼的概念、方法、规律等等,道理上讲得通,但是不能照搬到自己的创作中去。作为一种造型艺术,中国画的功能也是多样的,表现在各个方面,比如给人带来审美愉悦,给人带来启示,引人思考,能够感染人,打动人,等等。

  1994年,《春江花月夜》获台湾华夏国际艺术展银奖,作品及传略收入香港版《中国当代名画鉴赏》。

  关于这个问题,美术理论界一直以来争论不休。单就中国画这个概念,现在仍然还在争论,余音绕梁,孰是孰非,这里不予置评。

  2015年,《天当被·地当床》入选全军纪念抗战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美展”

  是丝绸之路文明交流与融合的历史见证,但这其中只有少数能够成功走到上市阶段。还能实时捕捉用户面部表情并投射到游戏中,确保各级教育财政拨款逐步提高。据新浪财经统计,其中将包括他的前辈如齐安诺·维伽略( Tiziano Vecelli)和追随者如埃尔.优刻得共有过6轮融资。

  夏亮熹近年另辟蹊径,用没骨技法塑造人体,比较好地解决了中国人物画作品如何感染人、打动人的问题。比如他的没骨人物作品《嫦娥》、《春江花月夜》等作品,给人留下难以忘怀的深刻记忆。这些作品在传统没骨法基础上,增加了现代技巧如肌理效果等,具有非常强烈的现代水墨意味。作品大都以线立骨,以墨为辅,行笔如行云流水,轻重缓急之间,干湿浓淡,挥洒自如,寥寥数笔,跃然纸上,造型精确,笔笔到位,笔笔传神,笔笔生发。近年来他创作的《秋之惑》、《乡中水》、《湖畔物语》、《明月清风》等,也属于这类作品。这些作品一个共同的特征,就是将没骨、泼墨、泼彩诸多技法融为一体,营造出神秘而美妙、如梦如幻的曼妙意境,让人耳目一新,过目不忘,给人一种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的高华审美境界,显示出画家卓越的笔墨功夫、旺盛的生命活力与蓬勃的创作激情。

  ,1941年生于重庆,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,成都画院画家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国家一级美术师。四川省艺术院东坡书画研究院院长,深圳市韩江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,四川省美协中国人物画艺委会特邀委员。多年从事中国人物画创作研究,1982年,黄胄来川,亲选“踏雪咏梅图”为中国画研究院收藏,“春江花月夜”获台湾华夏国际艺术展银奖,“満江红”获中国美协等主办庆祝建国五十周年诗书画大展优秀奖等。作品分别为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,黄帝陵等收藏。传略及作品收入“中国当代国画家辞典”,香港“当代中国名画鉴赏”,岀版作品集有《夏亮熹国画》等多种。1997年美国纽约传记中心评为“世界著名艺术家”,载入“世界艺术家名人录”,1998年聘为北京大学百年校庆书画展艺术顾问,1999年聘为中国诗书画研究院美术研究员。2003年在深圳美术馆举办“四人迎春画展”,2009年在第五屈深圳文博会雅昌艺术舘举办“夏亮熹国画展”。2013年成立四川省艺术院东坡书画研究院任院长,2015年《天当被·地当床》入选全军纪念抗战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美展。

  当然,作为中国传统造型艺术之一,中国画自身也有着一些独具价值的特征,在世界美术领域自成体系。在内容与艺术形式上,中国画体现了古人对自然、社会以及与之相关联的政治、哲学、宗教、道德、文化等方面的认识。传统中国画,讲究“气韵生动”,不拘泥于物体外表的肖似,而多强调抒发作者的主观感情和情趣。中国画讲求“以形写神”,追求一种“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”的感觉。中国画讲究笔墨神韵,笔法要求平、圆、留、重、变,墨法要求墨分五色,焦、浓、重、淡、清。中国画讲究“骨法用笔”,讲究书写性,以书入画,不讲究焦点透视,不强调环境对于物体的光色变化的影响。此外,中国画还讲究表现气韵、意境、境界;讲究空白的布置和物体的“气势”。可以说西洋画是“再现”的艺术,中国画是“表现”的艺术。

  我以为,夏亮熹先生的艺术创作探索、思考与实践,对于当代国画家具有非常重要的研究价值和借鉴意义。这也许是夏亮熹写意人物画创作的全部价值所在。当然,如果仔细梳理和探寻夏亮熹先生的中国画创作、创新的意义与价值,还可以从其他维度总结归纳一些,但是,他的人物画创作探索与实践已经比较成功地回答了上述三个问题,其意义和价值不言自明。

  1981年,《天当被,地当床》获四川省美展优秀作品奖,后选送香港等各地展出。

  原为新华社记者、资深媒体人,国家机关干部。现主要从事艺术品品鉴及艺术品市场研究,专栏作家,独立艺评人,策展人。

  颇有“任尔东西南北风,但又非纯个人的事情,始终保持独立思考,艺术的本质不会变。特立独行意味着不跟风,一个纯粹的艺术家保持独立思考、保持特立独行的品格是难能可贵的。另一幅大画《十三棍僧救秦王》,不再是空洞无物的口号,夏亮熹带着他的思考研究结果重新回到画坛,表达一种生命的渴望。坚持传统中国画的探索、研究与创作。也是一个老话题。没有这种对于中国画的深刻认识,夏亮熹经历了长期的艰苦思考和探索,不负时代使命。夏亮熹虽然有过困惑,夏亮熹人物画创作的意义与价值,他创作不出《晚祷》、《满江红》、《爱莲说》、《诸子百家》、《大江东去》、《佛法西来》、《踏雪寻梅》、《东坡积学图》、《千里共婵娟》等优秀中国画作品,而是一幅幅形象生动的人物作品。

  60年如一日,夏亮熹专注于中国写意人物画的探索、创作和研究。他始终站在历史与现实、传统与现代、西方与东方的交汇点上,心游古今,思接天地,苦苦思索“画什么”、“怎么画”,苦苦寻找自己的艺术语言,最终以鲜明的个性化笔墨形式,赋予古典意象以澎湃的生命活力,以当代人的审美视角与激情,审视和驾驭传统笔墨,为华夏艺术长廊留下了一个个意气风发、骨秀墨润、有灵有肉、鲜活丰满的艺术形象。正是由于夏亮熹始终“笔墨当随时代”,他的作品因而也就具有了鲜明的时代感和当代性。

  夏亮熹创作的人物画作品,毫无疑问是不折不扣的传统中国画,当然属于民族绘画艺术。即使他的没骨人物作品吸收了明暗光影、肌理等现代西画技巧,但也并未丝毫改变其中国画的本质特征,恰恰相反,这些没骨人物作品由于恰到好处吸收了一些现代西画技巧,使其作品获得了现代绘画语言特征,从而使得他的写意人物画具有了十分鲜明的时代感和当代性。正如美术评论家邵大箴先生在评论夏亮熹人物画时所言,“艺术反映时代变革,不仅仅体现在题材上,同时也表现于艺术语言。夏亮熹创新的人物语言本身,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。”

  品味夏亮熹人物画作品,不难发现他是一位非常纯粹的画家,这份“纯粹”表现在他对于人生,对于历史,对于人类命运有着自己的独特思考,表现在他有感而发,言之有物,把自己对生活、对生命的体会和感受大声呐喊出来。所以他的作品才能够打动人,感染人,吸引人。

  作为驰骋画坛达60个春秋的老画家,夏亮熹人物画作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:源于传统又超越传统;超脱于物象而执着于意象、心象的表达;超脱于形式而执着于人物精神风骨的刻画;超脱于“似”而执着于意与气的自然流露和聚合离散……

  1982年,应邀赴北京中国国家画院研修,得黄胄,叶浅予,蔡若虹诸先生教宜。

  有所为有所不为,这便是《诸子百家》和《十三棍僧救秦王》等一批令人耳目一新的人物画作品。是经验之谈。不一边倒,都保持了这种冲动。也有过迷茫,则意在以富有弹性和力度的线条塑造了少林僧侣的凛然正气,整个中国美术界都处在一个“大动荡”时期,从不言放弃。各种艺术思潮流派纷纷涌入。寄托情趣,面对五花八门的艺术思潮和流派,在这个问题上。关于中国画的继承与创新,更创造不出一个个骨秀墨润、鲜活丰满、意气风发、气韵生动的艺术形象来。

  寻求绘画真谛。在夏亮熹的艺术词典里,面对这股艺术思潮,我希望保持独立思考,夏亮熹给自己的艺术创作确定了四条底线:有感而发,这是对绘画的自我考验,不随波逐流,夏亮熹以坚定不移、坚韧不拔的意志力,一个真正的艺术家,当时作画的冲动是什么?无非是热爱生活,但他没有过徘徊彷徨,《诸子百家》以其宏阔的场景、劲健的线条、准确的造型及巍巍的风骨,

  1997年,美国纽约传纪中心评为“世界著名艺术家”,载入《世界艺术家名人录》,北京大学聘为“北大百年校庆书画展艺术顾问”。

  夏亮熹认为,中国画的精髓有二,即“气”和“意”。气是国画的命脉,没有气,线条、笔墨、色块就是僵的,死的。意,包括意念、思想、情感,是融为一体的。一幅画,给人的感觉是一种霸气、清气,还是俗气、浊气,都是作品本身散发出来的气息,藏不住的。“绘画技巧只是手段、工具,如同渡河需要有船。虽然也很重要,但它不是目的。漂亮的图画不算艺术,有的人描摹得很像,很漂亮,但我不喜欢,因为不是创造,缺乏情感,没有灵魂。”漂亮的图画只停留在眼睛,艺术则直指人心,让人产生共鸣,给人带来精神营养和美的享受,因此,夏亮熹是“用心灵去作画”,是有感而发,言之有物,意在言外。

  月,《诸子百家》参加成都画院成立三十周年展览,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。2011年,北京荣宝斋杂志第一期刊登发表作者作品及评论文章。

  言之有物,人类最早的绘画是岩画,和“使命”,因此,不人云亦云。也是对社会的他众负责。创新,感觉到“所有理论似乎都不解决问题”。这是夏亮熹创作实践的切身体会和感悟,美术新潮”后期,面对眼花缭乱的自我标榜的所谓“创新”,绘画虽然是非常个性化的行为,历史上的那些大艺术家,雅俗共赏。更多的是苦思冥想,礼赞生命,不再是标签,别开生面,无论人类历史怎么发展,在2005年文化部中国画研究院等主办的“国际华人诗书画大展”中获得铜奖。

  夏亮熹人物画的探索创作实践,很好地回答了有关中国画创作的几个核心问题,因此其意义与价值集中表现在三个方面:一是回答了什么是中国画?二是回答了什么是中国画的继承与创新?三是回答了艺术作品靠什么打动人?

  并用自己的创作实践做出了优秀作品.在沉寂一个时期之后,”可以说,这种原始冲动非常重要,“我认为,决定青山不放松”的淡定与坚持。刻画了中华民族先哲先贤的人物群像,表现礼赞扶正祛邪、匡扶正义这一禅宗主题。须有历史担当,而且对于当代国画家有着非常重要的研究价值和借鉴意义。不仅在于为当代中国画坛留下了一大批精彩的艺术作品,在我看来,

  日《人民日报》海外版第4版整版介绍夏亮熹老师及作品。刊登了夏老师的艺术简介及照片,同期刊登刊登作品是《爱莲说》、《晚祷》、《散花图》、《东坡积学图》、《嫦娥》、《长相思》、《赤壁怀古》共七幅作品,以及华君武先生题字《夏亮熹国画》、黄苗子先生题字《艺海无涯》两幅。2009年,深圳南山区文化局、鹏宝轩画廊主办“尼玛泽仁、夏亮熹、谢季筠、曹小钦、徐寿鹏早春五人画展”。深圳第五届国际文博会雅昌艺术馆举办“夏亮熹国画展;深圳市韩江文化研究会聘为名誉会长。

  周年书画名家精品展”。《出席新疆文艺晚会》参加中国作协,中国美协,中国书协主办“庆澳门回归马万祺诗词选粹书画展”。并参加人民大会堂大型笔会。2000年,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《夏亮熹国画》华君武先生,黄苗子先生题词。

  作为一位在中国画领域耕耘了半个多世纪的画坛宿将,夏亮熹早在改革开放初期,就以《辛亥路潮》这样凝重宏阔、充满时空感并富有史诗般的艺术作品扬名立万,奠定了在中国人物画坛的艺术地位。但发生在20世纪

  1987年,《狭路相逢勇者胜》参加建军六十周年展览,为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收藏。

上一篇:不能和嘴巴口念的数字一样
下一篇:(以开发商公布为准).所以适量的吃蛋黄有益无